東莞生產線的變革 從人滿為患到空無一人

時間:2019-06-29 08:37:29 分享到:

東莞一工廠的拋光車間首次引入工業機器人,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機械手取代了往日大量的拋光師傅。

  作為一名90后產業工人,鄭章騰早已不習慣看電視直播,可10月18日晚上下班后,他卻提前守在了電視機旁,全程觀看了央視《對話》節目。這期節目是關于東莞機器換人的討論。

  節目中,袁寶成說,東莞機器換人并不是頭腦發熱,應該是大勢所趨,制造業的拐點已經到來,現在東莞面臨著勞動力短缺的情況,這逼著東莞要大規模進行機器換人。

  鄭章騰看完節目以后很開心,他說,自己剛成為一名CNC(計算機數字控制)見習技術員,從市長和企業家的言語中,感覺像他這類智能制造人才在企業中將更加受到重用。

  這已然是趨勢所在。過去半個多月,南方日報記者通過多次走訪調查發現,在機器換人的大背景下,東莞的勞動力市場正發生結構性變化——制造業企業中低技能、高危的崗位正在被機器人逐步取代,而調試、維護和控制機器人的技術性崗位需求正迅速增加。

  1 生產線從人滿為患到空無一人

 

  機器換人初衷并非把原有的工人從生產線上換掉,而是因為招不到人,所以采購昂貴的機器取代。

  長安鎮的振安路邊上,聚集著多家大型手機結構件代工企業。作為其中的領軍企業,勁勝精密的產品在全球手機結構件市場占有率達15%以上,年營業總收入近40億元,產能規模和綜合實力位居手機結構件行業前三甲。

  然而最近兩年來,隨著手機結構件金屬化趨勢加劇,用工成本的不斷增加,人口紅利優勢不再,這些企業的日子并不好過,即便如行業“隱形冠軍”的勁勝精密,同樣面臨著轉型爬坡越坎的考驗。

  從2014年開始,勁勝精密在手機金屬結構件車間率先啟動機器換人。按照企業的規劃,未來數年,勁勝精密將持續加大投入進行智能工廠打造。“未來我們希望通過機器換人,逐步成為傳統制造企業智能制造轉型升級的技術設備服務商。”勁勝精密總裁辦主任曹豪杰說,機器換人正處于時代風口,市場對產品制造有了更高的要求,因此作為制造企業,他們有著迫切的轉型需要。

  “不得不換了。”石碣一家大型電子企業負責人說,企業近年來不僅用工成本增高,更為重要的是招工越來越難。機器換人初衷并非把原有的工人從生產線上換掉,而是因為招不到人,所以采購昂貴的機器取代。對于一些小企業來說,并不現實。

  在東莞,今年全市用工缺口已達到10萬人的水平,對企業的日常經營和長遠發展造成直接影響。按照勁勝精密副董事長兼執行總裁王建的說法,成本的不斷增加,正在加速蠶食企業的市場競爭力,機器換人對于很多企業而言已是箭在弦上。

 2 部分工人轉崗薪資降低跳槽

 

  不出意外,明年我國農民工將出現負增長。人口紅利的消失,機器代替人工,成為企業的現實選擇。

  在金屬精密元件的制造過程中,拋光工藝一直是十分依賴于手藝精度的技術活,即便是有著數年經驗的拋光師傅,也難以保證生產的良品率。且由于該領域合適的人才一將難尋,企業往往需要為此支付更多的用工成本。在另一層面,相比其他車間,拋光車間粉塵大、環境臟,更容易令員工患上職業病,且存在引發爆炸等潛在危險,也讓企業的安全生產弦時時繃緊著。

  綜合考慮到這些因素,2013年下半年以來,東莞一家大型手機元配件生產企業先后投入上千萬元,引進數十個機械手,對拋光工藝進行智能化生產探索。如今走進該企業的拋光車間,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機械手取代了往日大量的拋光師傅,就生產線末端以往所必需的品質檢驗人員,也隨著企業對手機元配件生產工藝的革新而變得不再需要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可以同時抓取并檢測8個手機元配件的機械手,工作效率由此提升近一倍,每條生產線的用工則在原有基礎上又減少了3個人。

  隨著政府扶持政策的不斷落地,機器換人在傳統制造企業中已然迅速鋪開。尤其在一些工作環境較為惡劣、存在潛在安全危險的崗位,機器換人的做法被諸多企業認可,綜合效益更為凸顯。

  以前述企業為例,使用機器人拋光打磨后,該車間的人力從改善前的650人降到改善后的60人,人力節約590人;產品不良率大幅降低,設備產能效率則大幅提高。按照產值換算,企業僅用了一年時間便收回了拋光車間機器換人所投入的成本。

  在東莞萬德電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福成看來,把危險的工作交給機器,讓緊缺的勞動力轉崗到機器暫時無法替代的崗位,這無疑是在人口紅利漸漸消失的時期最好的選擇。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順利轉崗,對工人來說,更換崗位卻面臨著降低薪水、短期無法適應的困局。

  日前,南方日報記者對東莞一家制造企業中109名因機器換人而面臨離職或轉崗的工人進行電話訪問發現,其中80%以上電話已經顯示為空號。而接通的工人中,大部分人已經去了深圳等周邊城市及內陸地區從事原來的工種,大多數人并沒有留在原有企業,接受再培訓轉崗的邀請。

  一名年齡為45歲的雷姓工人說,他所從事的是具有一定危險性的技術性崗位,老東家實施機器換人后,要把自己從技術崗位調到了普通崗位,但工資降低了近三分之一,因此他選擇了離職。

  美國學者杰里米·里夫金更在其著作《工作的終結——后市場時代的來臨》中清楚地表明市場經濟發展至今天,對勞動力需求的減少已經呈現不可逆轉之勢。里米·里夫金的判斷不無依據。最新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中國農民工增長率已經降到了0.1%。而在2010年,這一數字還是6%。不出意外,明年我國農民工將出現負增長。人口紅利的消失,機器代替人工,成為企業的現實選擇。

版權所有:嘉興PCB-浙江萬正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轉載請注明出處
久久亚洲一级av一片-国产一级特黄aa大片村妓-国产精品极品露脸清纯-午夜一级A片免费视频